• 张叔叔给韵云姐配了辆宾士轿车,但她一般都不开去学校,说是影响不好,所以每次上学她都跟我搭公车去,而我因为比较喜欢踢球,所以放学都是她先走,我则跑去球场...

  • 我下乡的日子在七月,乡下虽有大树有新鲜的空气,毕竟空调还是没有的,医院特意为我买了台电扇,也凑合着用了。  一个周末,轮她值班,她男友没有来,后来听她...

  • 我是一个兼职摄影师,平时总有人请我去拍摄婚礼,当然,每一次我都会尽心尽力。付出总有收获每次带回来不只有红包,还有我想要的……上个月,我又被邀请去拍摄婚...

  • 孙诚在蓉城及他在返回的飞机上的艳遇容待以后再表,且说他在蓉城度过一个难忘的元旦,回到淫城,马上就是春节了,他立即着手租房。原来,春节后,他们公司在蓉城...

  • 那是夏日的一个晚上,上夜班的我早早做完了事,闲着无聊在厂里瞎逛,不知不觉来到了医院楼下。我抬头看看外科有隐约的灯光,于是我就准备上去找值班的小护士或小...

  • 小弟27岁,好歹也算绝对帅哥一名,大学毕业后工作没成很大问题,留在湖南长沙某家房地产公司任职,第一天上班就发现我们这个部门的头儿是位女性,33岁,离异...

  • 那天从早上到公司,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晓雪浑圆翘起的屁股,隔着曲线十足的裤子,能清晰的看到晓雪那迷人的内裤痕迹。让我更加的难以煎熬。那包好不容易高价买到...

  • 那是去年冬天,在一家歌舞厅我花了300元就叫了两位小姐为我服务(他们说这叫「打双飞」)。天寒地冻,我的小弟弟也缩成一团,在包房里那两个小姐倒是热情似火...

  • 和其他几名幸存者呆呆地站在山谷中,看着还在冒着浓洇的半截飞机,心,已经沉到了谷底。飞机坠落,后半截机身幸好扎在茂密的原始大森林中,机尾挂在高高的树杈上...

  • 我上大学的时候,基本上没日没夜地在网吧泡着,而且我总去那一个网吧,并且是那个网吧的铁杆会员,四年里网管和吧台收款员换了好多,只有我们这些玩家没怎么换。...

  • 夏雨带走了春风,秋叶又把夏雨送走。冬雪把一切都埋藏在了身下。「阿林又走了快一年了……」小萍心理盘算着。  阿林和小萍结婚已经有四个年头了,从小萍二十岁...

  • 并非一般意义上对年轻女性的称呼而是对从事她那个行业的女性比较斯文的称呼,粗俗点的称之为“鸡”,带侮辱性的呼之为“婊子”,书面的写法是“妓女”,而中国官...

  • 2002年10月已嫁为人妇。我的故事就从新婚夜开始吧。  故事会很长哦,但不知能否得到支持。租用的宾馆新房里的灯光亮得有点刺眼,我穿着大红旗袍默默的坐...

  • 其实七夕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来写这个事情,多少有些记不清楚细节。不过,我的第二个女友小B刚刚将她的东西搬上车拉走,写下这个事情,也算是对以前的回...

小说频道 黄色小说